#HP# 论穿越和拯救世界的可能性(番外二)

(本番外又名:从一个稀奇古怪的角度观察拯救世界的男人女人们)


“我觉得他大概是疯了。邓布利多疯了,波特也疯了。”

莉兹靠在包厢角落,翘起了二郎腿:“贝丝,去年你还在试图邀请你口中那个‘疯子’去参加舞会。”

贝丝转过头瞪着她:“那不一样!罗米达,你说对不对?”

罗米达抬起头:“贝丝……我觉得,会不会是你误会了什么?”

“得了吧,预言家日报上白纸黑字写出来了的。”

“哦天哪……”莉兹皱起眉头,“你还在看那份报纸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
莉兹·怀特今年14岁,格兰芬多学院四年级生,平凡的小女孩。

当然啦,那只是表象。

她来自亚洲的文明古国,像她的先辈和后辈那样,来到了这个曾经只存在于幻想中的地方玩。

然而,她比救世主小一岁。这导致了她不能插入著名的三人组,只能在同个学院望“哈”兴叹。

1995年可不是开心的一年,然而日子还是要过。


分院仪式正在进行。

麦格教授念完了名单上最后一个名字,分院帽却还被放在那里。

礼堂中响起了议论声,邓布利多站了起来:“下面让我们欢迎一位新朋友,她将会在分院后与大家一同开始五年级的学习。

“埃尔维拉·苏!”

东方眉眼的小女孩走了上来,把分院帽戴在头上。

直觉告诉莉兹,她和她一样。

帽子只沉默了一秒钟,就尖叫出“格兰芬多”,大家鼓掌对她表示欢迎,莉兹注意到,三人组鼓掌很用力。

果然,小女孩很快融入了三人组,莉兹更加确定她和自己是一类人了,但说不定不是什么好人——那又关她什么事呢?

粉开衫像原著那样成为了他们的新教授,她像原著那样招人烦。不过哈利·波特没像原著那样公然和她对着干。

是了,莉兹想,那一点儿也不奇怪,苏在那儿呢。


某天,金妮找了来,特意把莉兹单独叫了出来。

“莉兹,埃尔说我们该邀请你。”

她花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那个“埃尔”是指苏,然后她问:“邀请?什么?”

于是,两天后她坐在猪头酒吧,被历史的必然性拍打。

她不理解,苏怎么就没建议大家换个地方说这事呢。


D.A.成功建立了,多人之间,波特居然有点儿闪光。

圣诞节,苏早早叫停了训练(不知道是以什么理由),然而告密生还是出现了,玛丽埃塔直接把名单带给了粉开衫。

波特被叫到了校长室,苏却来找她了。

苏说:“本来不想麻烦你的,但这次事情我真没想到还会发生,所以——能帮我个忙吗?”

莉兹说我不能。

不能把自己卷起漩涡里去,她只有独善其身的能力。

“你似乎很聪明,”苏皱起了眉,“但你真的是个格兰芬多吗?”

莉兹说:“那是分院帽决定的。”

苏离开了,还留下一句话:“那是你自己决定的。”

几个小时后莉兹看见苏和波特从校长室回来,两个人没看她一眼。


乌鲁木齐当上了校长,当然没能进去校长室。

学校一天比一天更混乱,大家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新“校长”的不满。

当然包括韦斯莱兄弟。

双子的烟花们爆炸的那天,学校陷入了狂欢。

公共休息室里,罗米达一脸羞涩的递给了波特一瓶黄油啤酒,波特大概是对她笑了笑,她兴奋的跑回来,红了整张脸。

莉兹感到有点儿心烦,把自己手里的啤酒瓶放在了桌上。


后来就是O.W.L.考试——当然没有莉兹的事。

在那期间麦格教授被送往圣芒戈,波特一行人却迟迟没有闯进伪校长的炉火。

天知道苏又做了什么改变。


再后来就是暑假了。

预言家日报用加粗的字体写出“那个连名字也不能提的人回来了”;布莱克在死后得以沉冤昭雪;“救世之星”的伟大又开始被宣扬,某日报从侧面透露出魔法部在和“救世之星”一起努力。

我呸。


三人组一直很忙,没人再来搭理莉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最近可真让人害怕,不是吗?不过还好有哈利和校长,不是吗?”

莉兹翘着二郎腿靠在包厢角落,一言不发。

贝丝转过头看着她:“莉兹,你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

莉兹尴尬地笑了笑,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:“贝丝,你觉得,呃……哈利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贝丝吸了口凉气:“没看出来啊莉兹·怀特!你对我们哈利是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?”

莉兹拿起桌子上的巧克力蛙塞进嘴里,放弃了问话的念头。


开学典礼上莉兹惊讶的发现邓布利多的双手都完好无损,看来苏又一次做了改变。

“莉兹·怀特!”贝丝凑到她耳边吼,“你发什么呆呢?”

她才发现邓布利多已经讲完话了,全校学生正离开礼堂,赶往宿舍。她站起身时四人组刚好走过去,于是她下意识叫道:“苏?”

埃尔维拉·苏转过头来,对她点头示意,又把头转了回去。


时间似乎哗啦一下就晃过去了,1996年的圣诞节到了。

莉兹选择了留在学校。

和贝丝还有罗米达告别以后,她在公共休息室见到了苏。

“hi……”

苏又一次对她点点头:“你好,怀特小姐。有事吗?”

“是这样的,上次你说要我帮忙,我想我愿意了。”

苏愣了两秒,然后笑了:“怀特小姐,我不理解,您是思考这个用了半年时间吗?”

莉兹被噎住了。

“好吧,就姑且算您用了半年时间思考,那么您为什么会决定答应答应呢?您当初可是一口否定啊。”苏整个人都散发出说不出的诡异气息。

莉兹猛地往后一跳:“别对我用摄神取念!”

苏一点儿也不尴尬地笑了:“我什么时候对你用了?”

苏继续笑:“不打算告诉我原因吗?那我猜猜?因为爱情?你又爱上了谁呢?救世主?”

“不可能!”莉兹下意识反驳,然后愣在原地。

苏推了推眼镜:“看来您自己发现了什么?”


发现了什么呢?什么都没发现。

那天晚上莉兹没能睡着,睁着眼躺在那儿,感觉到自己满脸的泪水。

为什么哭呢?


没几天就到了混乱的1997年。

自打圣诞节和苏那场尴尬的谈话后,莉兹再也没能和四人组说过话,她越发安静,听罗米达和贝丝花痴救世主时也只是在一边笑。罗米达提起迷情剂时她仿佛想起了什么,一闪神却又忘了。

于是后悔为什么不更仔细的去看HP。

伟大的万尼小姐真的把迷情剂的想法付诸了行动,某天她给莉兹展示了一堆食物,说里面都添加了迷情剂。

莉兹毫无兴趣地打量那堆东西,然后看到了一盒巧克力坩埚。

她坐正了身子:“那是什么?”

“啊?哪个?”

“那是巧克力坩埚?里面也添加了迷情剂?”

“当然啦,很棒吧。”罗米达眯着眼笑了。莉兹有点儿笑不出来——她想起原著内容了。

罗米达很快把那盒坩埚送了出去,莉兹靠在炉火边,发现苏看见了罗米达的举动后跟波特耳语了些什么。


3月1日,莉兹起了个大早。她昨天就和斯拉格霍恩越好早晨去找他问几个问题。

万事俱备,只欠波特。

然而,接近11点的时候,救世主和他的朋友还是没来。

自己记错了?

斯拉格霍恩看了看时间,惊讶的来了句:“这么晚了?”

莉兹笑笑。她听课听困了。

“莉兹小姐,你好学也不能想让我半天给你讲完全部知识,这样吧,我们歇一歇。我那边有一瓶进口的柠檬果酒,我们把它喝掉好了。”

莉兹刹那间就清醒了。今天不宜喝酒。

斯拉格霍恩已经倒好了酒递给她,她正打算找个借口逃过去,斯拉格霍恩已经和她干杯并笑说要喝哦。

莉兹侥幸的想,原著中大概是要送给邓布利多的蜂蜜酒,而邓布利多大概不会爱喝果酒——所以她就喝点儿好了。

事实证明,每次女主抱有侥幸都是会出大事的。

事实还证明,身为一个胸怀大志的霍格沃茨学生,不了解校长的喜好是不行的。

莉兹小姐没能做到,于是,她不省人事了。


莉兹是被说话声吵醒的。

“您应该能猜出来吧。”是苏的声音。

斯拉格霍恩:“阿不思……我……这不可能啊!”

邓布利多:“怀特小姐喝的是什么酒?”

莉兹开口了,她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儿沙哑:“柠檬果酒。”

苏笑了一声:“那不就对了吗?不不不教授,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。我是说,这个下毒人的目标本该是我男神的。”

莉兹闭上了眼睛,不想听她研究剧情。


中毒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了。

不知道苏是不是已经把剧情透露了出去,但莉兹在愁另外一件事。

官配最近在一起了。

哈利·波特和金妮·韦斯莱在约会。

贝丝和罗米达失恋般大哭,她在旁边平静的劝她们。

而她自己,就算是穿越女最俗的那种可能性又怎么样。

喜欢就喜欢呗。


接下来好几个月都没什么大事发生,但莉兹知道——苏也知道——这一切平静都只是在为接下来的爆发做准备。

进入六月份以来,莉兹每天都睡不安稳。她知道,如果未经改变,最大的变故会在六月某个晚上发生。

直到某个晚上,她真的感到了邓布利多军用来联系的金加隆在发热。


苏大致作了安排就幻影移形了,莉兹猜她是动用了玛丽苏的神奇力量才能在城堡里幻影移形。她一定很着急要赶去岩洞吧。

莉兹眼前突然浮现出了某个黑发男孩的身影。


很多人在尖叫,在哭泣。

然后,他们都静了下来,似乎再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霍格沃茨最伟大的校长——死了。

死了。

哈利·波特拨开人群走了进去,然后跪在那儿,好久也没能站起来。

有人低声呢喃了一句“荧光闪烁”,然后世界就安静了亮了。

莉兹闭上眼睛,知道什么都没有被改变,该来的都即将来临。

可是眼前总是会有光的吧。

就像现在。


邓布利多的葬礼上,莉兹坐在角落望着四人组。

不对,少了一个人。

苏不在。

不在就不在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新学期开始了。

巫师界最黑暗的一年缓缓走来。


莉兹、纳威、金妮、卢娜一起重组了D.A.。

很多时候,她穿梭在认真练习的人群中,脑海里就不由自主会浮现那个男孩。

却不是她的男孩。


她成了团体中对未来最有信心的人。

所有人都夸她乐观而积极,在这黑暗中能带来光明。

她觉得受之有愧。

她不过是仗着对未来的了解在这里惺惺作态,其他人才是真的伟大,他们不知道伟大,仍然笃定光明会穿透乌云。


斯内普恢复了粉开衫的老规定——禁止一切社团;纳威在惹恼卡罗兄妹之后住进了有求必应屋(莉兹不久也住了进去);圣诞节时他们失去了卢娜,金妮复活节后再也没回来,形式一天比一天严峻。

每天都有人崩溃,莉兹每天都在说,到了五月就好了,五月就好了。


1998年5月。

哈利三人组闯进了古灵阁并骑火龙出逃的事情传开了的时候,莉兹差点儿哭出来。

终于。

终于等到了。


纳威带着哈利走进来的时候,整个屋子都沸腾了。

莉兹靠在角落,上下打量着救世男孩。嗯,黑了,瘦了,可是居然还长高了。她在心里微微笑了一下。


决战打响了。

莉兹以十六岁的玛丽苏的身份留了下来(多亏了苏对霍格沃茨众人的玛丽苏理念“普及”)。


莉兹转过弯前往主战场时发现金妮正跑过来,而她背后的某个角落突然射出一道绿光。

“蹲下!”莉兹施了一个加强版的盔甲护身。

金妮反应奇快的蹲下,盔甲咒几乎是同时发挥了作用(金妮下一秒就扔了个昏迷咒过去)。

“谢了,莉兹。”

莉兹再一次遇到金妮时,她在安慰被吓坏了的小姑娘。

“没事的,我们很快就回家了。”

有几分熟悉的台词让莉兹停住了脚步——哈利在附近。

她往四周看去,什么也看不见。但她知道,有个男孩已经做好了牺牲他自己的准备。


“不!”

莉兹听到了麦格教授的尖叫,哈利安静地躺在半巨人怀中。

而她一遍遍告诉自己,历史不会被改变,他们都不会有事。

黑魔王的无声咒对霍格沃茨的保卫者们毫无作用,纳威抽出格兰芬多的宝剑毁灭了最后一个

魂器,更混乱的战斗开始了。莉兹甚至无暇去注意救世主的“尸体”是不是已经消失了。


历史不会被改变。

最后仍然是救世之星面对黑暗公爵。

仍然是“除你武器”面对“阿瓦达索命”。

1992年,他学会这咒语。至今已辗转6年。他创造无数伟大,经历无数成长。他由当初懵懂的男孩变成了如今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。

可他依旧在坚持。

坚持最初的,也是最后的;坚持最简单的,也是最好的。

都是幼时丧失双亲,都是童年无人关怀,哈利·波特和汤姆·里德尔永远不一样。


巨大的光束在空中炸开,黑魔王倒了下去。

所有人都在欢呼,莉兹也不例外。

她站在那儿,热泪盈眶。


笼罩巫师界多年的黑暗就此消失。


「伪 END 」

「报社版结局」

(接上文)

莉兹转过头,冲死神微笑:“我们走吧。”

向前走吧。

卢平夫妇在前面,他们手牵着手,眼中只有彼此;弗雷德在前面,几乎从未和兄弟分开的他此时略显孤单;科林在前面,咕囔着“波特万岁”;邓布利多在前面;西里斯在前面;塞德里克在前面;波特夫妇也在前面……


1981年,莉兹·怀特出生;

1998年,莉兹·怀特死于霍格沃茨决战。

其间岁月辗转,时光悠悠,所幸未曾放弃。

未放弃追求光明,未放弃爱这世界,未放弃爱你。


——E N D ——

评论
热度(4)
©望西都 | Powered by LOFTER

秦矜
微博@武侯

CP洁癖严重 忘羡only 关周不拆
叶黄王喻 玄亮史向不拆
狮院苏 邓布利多脑残粉
不接受DHD ADGGAD
SS TR LV不粉不黑不评价
赤锁不拆不逆 挺恶心另外一对


|子lo
@涉山河——马克用,屯文安利
@秦矜。——日常,意义是花痴
@qín——存图用